漫漫人生奋斗路 拳拳赤子报国心
[日期:2015-06-18] 来源:新闻中心  作者:孙 颖 张群力 [字体: ]

——记重庆一中高48届校友傅依备院士

 

 

192944,青黄不接的时节,湖南省岳阳县新墙乡岭上傅村的傅时贤、黄氏夫妇又添了一个儿子,傅依备。看着身边婴儿清秀的脸庞、翕动的小嘴,阖家短暂的喜悦立刻被愁云笼罩,又添一张嘴,今后的日子更难了。在这个贫寒的家庭里,傅依备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全家仅靠一人种田支撑。为躲避抓壮丁,比他大十几岁的哥哥长期在外帮人撑船为生。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作为留在家中唯一的男孩,才四五岁的傅依备就开始懂事地帮父亲干活,放牛、拾粪、砍柴、插秧、除草和收割等等,除了太重的活外样样都做。

19399月至19421月,侵华日军企图占领长沙,进而直逼重庆,从武汉先后三次大规模进攻长沙,我国军民奋勇还击,三次将日军阻击于长沙城下,“长沙会战”使日军毙伤七万余人。作为“湘北门户”,日本军队每次往返都要经过岳阳,驻扎在附近的山里。在日本人的炮口下,村民、房屋和地里的牛羊常常无端成了敌人的射击目标,许多农田荒芜,人们性命难保,死人是经常的事。傅时贤和傅依备的哥哥先后多次被日本兵抓去做劳工,一次傅依备也被疯狂的侵略者抓去,后来好不容易才和他叔叔一起逃出虎口。一家人除了父亲略识几个字外,其余都是文盲,少年傅依备看着邻家的孩子背着书包上学时,也吵吵要上学读书,总是被拮据的父母含泪止住。1940年春天,听说国民政府下属赈济委员会在湘北沦陷区收留失学儿童,一直渴望读书的傅依备知道后吵着要去。因为路途遥远,母亲舍不得,但在他一再恳求下,父亲硬着心肠送他去报了名,进入湖南衡山南岳难童教养所读书。

1944年,日本侵略军又开始了大规模的进攻,国民党的军队节节溃败,从长沙一直退到贵州省的独山。难童教养所的老师带着孩子们和难民一起朝广西、贵州、重庆方向逃难。途经桂林、柳州、宜山逃到河池时,日本兵越追越近,逃难的队伍被冲散了,孩子们只能各自逃命。傅依备和一个名叫赵完璞的同学相依为命,赵完璞背着一床棉被,傅依备背着席子和一个煮饭的铁皮桶,随着难民人流盲目地沿着坑坑洼洼的砂石路向前蠕动。沿途老百姓都跑光了,房子空着,两个人饿了就在路旁采野菜填肚子,或是在老乡的房前屋后找些玉米棒子用火烤糊了充饥,晚上就在老百姓的空房里或屋檐下过夜。途经都匀时,深夜,突然人们的呼喊哭啼和车辆的鸣声四起,两个孩子惊醒后睁眼一看,火光冲天,正遇日本兵放火烧城,难民慌忙逃出城外。混乱的人群中傅依备和他唯一的同伴也失散了,孤零零地跟着逃难的人流继续往前行。几天后到达靠近贵阳的贵定时,喜从天降,遇上了上面派来收留教养所难童的人。从湖南出发时的两千多个孩子这时只剩下三百多人了,傅依备成了这次大难中活下来的少数幸运儿之一。在贵阳逗留数天后,卡车把他们送到重庆赈济委员会所在地。不久,赈济委员会把他们分配到巴县第二儿童教养院,此时已经是1945年初了。

湖南衡山南岳难童教养所里生活艰苦,日本飞机经常来轰炸,老师带着学生天天在山上树木里上课。由于缺医少药,难童的死亡率很高。十二岁的傅依备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受到了启蒙教育。教养所里有不少来自沦陷区的老师,他们给难童们讲爱国诗人屈原在汨罗江以死与邪恶势力抗争的故事,教孩子们背诵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千古名句……傅依备第一次懂得国家、民族和抗日的大道理,学到了知识。他开始懂得学习文化的重要性,明白了没有知识国家就要受穷、挨打的道理。聪明的傅依备如饥似渴地拼命读书认字,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受到老师们的喜爱。

 

到了重庆,院方计划把难童们送到当地的利华橡胶厂做工。在求学欲望驱动下,傅依备以同等学历考进了江津的国立九中。当时国立九中学费和食宿全部公费,但是书籍和文具需自己解决,身处异地他乡的傅依备举目无亲,和沦陷区的父亲(后来知道母亲在1943年就去世了)失去联系多年,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怎么办?没有书,他就课堂上拼命用脑子记,认真做笔记,课后借别人的书来抄。最困难的是英语,当时他连英文字母都不认识,抄写和听课就更难了。抗战胜利后,国立九中搬回安徽省,傅依备转入重庆市立二中(歌乐山山洞)。由于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多次被评为班上的模范生。

转眼到了1948年,傅依备中学毕业后,考入当时很著名的公费学校,位于重庆的中央工校专科部的化工专业。报考时他连报名费和照相的钱都没有,只能把唯一的一床棉絮卖掉才勉强凑强。在重庆,傅依备整个冬季只穿一条单裤,没有棉衣和袜子,一年四季光脚穿着草鞋或麻窝窝,即使这些也都是周围的好心同学送的。由于从小过惯了贫寒生活,傅依备对自己的生活处境并不介意。解放后傅依备也曾多次报名参加军干校,但长期的营养不良使他骨瘦如柴,体重才80多斤,体检时体重就首先通不过。解放初期虽然生活远未脱离困境,但傅依备的精神很充实,他努力学习,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不久由党的地下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群众服务社转入青年团,1952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回忆过去八十六年人生经历时,傅依备说了这样一段话:“往事如烟,我像一个疲惫不堪的垦荒者在朦胧中走过了坎坷泥泞的道路,经历了风风雨雨,最终见到了阳光。穷困、疾病、灾难和战火没有摧垮我,困难没有压倒我,我很幸运,我遇上了一个好时代,是机遇把我送上了阳关大道。我怀着感激之情回顾往事,重温所经历的每件事,使我略感欣慰的是我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和时代赋予的责任,做了我责无旁贷应该做的事,虽然不能说做得尽善尽美,但是我尽心了,到底在我国人民最关心的核武器发展事业上留下了一丝痕迹。”

 

傅依备,核化学家。他生于穷苦农民家庭,少年时因战乱流落重庆。1948年高中毕业于重庆市立二中(重庆一中前身,1950年与重庆一中合并),1953年毕业于四川化工学院,同年进入中国科学院长春综合研究所工作。1954年考取留苏研究生,从1955年开始,先后在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和列宁格勒苏维埃工学院攻读金属腐蚀和核燃料后处理专业,1960年初获副博士学位。回国后在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任讲师和教研室副主任。同时在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兼授“人工放射性物质工艺学”课程。1963年初调到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原二机部九所)从事核武器研制工作,先后在该院担任核物理与化学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和院科技委副主任,现为院专家委员会成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并同时兼任四川大学原子分子工程研究所所长以及四川大学、重庆大学、北京理工大学、西南科技大学教授等职。2001年,傅依备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20世纪60年代初,他编写了我国第一部《人工放射性物质工艺学》(即核燃料后处理工艺学)讲义,并在北大技术物理系首次开设这门课。1964年,他作为特种中子源项目组负责人之一,领导建立了居里级钋的生产工艺,在国内首次利用所生产的钋研制成模拟裂变中子谱的中子源。20世纪80年代初,他领导研制成功加速器和中子管用氚靶,满足了国防科研的需要;参加和领导了核试验中放化分析诊断方法的研究,建立了多种直接测定裂变燃耗和聚变燃耗的方法,广泛应用于历次核试验的放化诊断;发明了内活化指示剂法测量中子总数和能谱,利用不同指示核素的中子反应阈能值,诊断不同部位的不同能量中子和中子总数,从而揭示了体系中核反应的精细过程和图像,研究成果已应用于复杂核反应体系的中子能谱和中子总数的测量,并进一步发展用于带电粒子活化率的测量;自主研发了一种从地下获取气体样品的新方法,并成功地应用于地下核试验的取样,该方法具有安全可靠和快速的特点,从而建立了一种全新的核爆放能诊断方法。

傅依备在强激光惯性约束聚变实验靶的设计与研制技术攻关中担任组织领导工作。在国内首次研制出激光聚变用直径为550 的薄壁充氘氚玻璃微球,其几何参数、耐压强度、保气寿命和抗腐蚀性能等主要指标达到和超过国外同类靶球的水平,并用于神光Ⅱ激光装置的打靶实验,为我国的惯性聚变研究创造了良好的实验条件。

傅依备作为聚变—裂变混合堆氚工艺研究负责人,对氚增殖剂的合成及产氚、释氚和物理力学性能进行了系统的在线和离线研究,取得了具有实际意义的新成果。

傅依备主持和指导了放射性同位素和核辐射技术应用研究。研制出一批放射性显像药物和优良的骨肿瘤治疗药,首次采用辐射技术对聚硅碳烷纤维进行不熔化处理,研制出性能优异的硅碳纤维。他还主持通讯和电力电缆接续聚合物材料套管的辐射改性研究,取得重大的实际应用成果,形成了具有工业规模的辐射加工产业。

傅依备院士先后从事核燃料后处理、放射化学、辐射化学、核技术应用和材料科学等方面的科学研究及相关的国防科学研究。主持并参加了特种中子源的研制和核试验放射化学诊断以及核装置特种材料表面化学和材料辐射相容性的研究,并负责组建了我国第一个激光驱动聚变微靶研制实验室。在“863”计划中,他承担了聚变裂变混合堆氚工艺技术的研究,建立了固体增殖剂裂变堆在线产氚演示回路。在同位素及其标记化合物、材料的核辐射改性等领域的应用研究方面开展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

 

傅依备在承担科研任务的同时,培养了一批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含博士后),这些人绝大部分已成为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相关领域的科技骨干和学科带头人。傅依备和他的学生先后在国内外刊物和学术会议上发表论文200余篇,在完成国防科研任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863”计划项目和院基金项目中取得许多具有国际国内先进水平的成果。傅依备先后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和全国科学大会集体奖等国家奖4项,部级科技进步奖15项,院预研基金奖12项。

傅依备担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核物理与化学研究所所长期间,该所成为四川省的先进单位,国防科研、高技术研究和民品生产技术均取得了优异成绩。同时傅依备也先后被评为院、四川省和核工业部的劳动模范,1989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等荣誉称号。1991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3年获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

 

傅先生对未来充满期待,他说:“时代不同了,青年人对社会、对祖国的责任没有变。现在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一个更为美好、更为宽松的活动平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们相信今天的青年人会以出色的成就把我们远远地抛在后面。对此我们决不会嫉妒,因为这是历史的必然,我们将为他们对祖国做出的每一个成就和业绩鼓掌、喝彩!只有这样我们伟大的祖国、伟大的民族才有希望,才有光辉的未来,也只有这样社会才有进步。”

我们相信深深植根于华夏沃土的生命之树长绿,祝愿傅依备先生永远年轻!

 

(孙    研究员,曾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委副主任。)

 

重庆一中新闻中心  校友会

2015618

 

 

录入:陈苏 | 阅读:

学校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沙南街2号 邮编:400030 电话:023-65303495  65307121(教育咨询)



设计维护:重庆一中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备案号:
渝ICP备11004281号

.


Powered by iwms 5.3

重庆一中微信公众号


重庆第一中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