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惕培院士:在重庆一中的最后一篇作文
[日期:2015-12-16] 来源:新闻中心 校友会  作者:李惕培 [字体: ]

 

李惕碚简介:李惕培教授,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是重庆市一中高57级校友,现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重庆一中小科学家协会名誉会长,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首席科学家。他是我国实验高能物理的一位开创者和学科带头人,导出了著名的“李一马”公式,并被广泛运用。

 

 

 

 

 

青少年求学时期,我有6年在重庆一中,6年在清华大学。两个母校对于我的人生道路都有重要的影响。对于从事的专业工作而言,大学的学习有更直接的重要性;而且十几年前,由于学科建设的需要,我又回到清华任教,在清华的时间要长得多。然而,对于人生志向的确立和起步,对于应对人生途中种种艰难曲折的准备,一中的教育却要重要得多,对于母校一中,我有更加特殊的感情。

六十多年前,12岁的我从北碚朝阳小学毕业,离开父母乘长途汽车绕道青木关到两路口初中部住读时,一中才建校20年。在抗战烽火和建立新中国的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中,师生们都有一股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劲头,热心时事,艰苦朴素,朝气勃勃。在两路口,每周老师带领我们从菜元坝河边背米上山,为伙食团储备下周的粮食;搬到沙坪坝兴建中的校区后,师生们雨天艰难地穿行于田坎上,滑倒后满身泥泞地爬起来,戏称穿了“华达呢”(黄子林老师在政治课上高度赞扬“华达呢”一说体现了一中师生的“革命乐观主义”)。在我的心目中,一中的校领导和人文、科学与体美老师,是风格各异的教育家和学者的群体。在一中,我们受到了宝贵的励志和品格的培养,还接受了一流的智识和素质的教育。

我们这一届是上世记50年代初,在新中国开始大规模经济建设和向科学进军的热潮中走进一中,50年代后期在“反右”的严酷政治风浪中离别母校。毕业前,语文老师王晓岑布置的最后一个作文题目是“别了,市一中”。回顾了在一中的成长过程后,我在这篇作文里总结道:

“六年以来,我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时事政治的学习和注意,我逐渐觉得,我的呼吸、我的欢乐、我的悲哀同我的国家、我们事业的呼吸、欢乐和悲哀一致了。为了这个,我要谢谢您,亲爱的母校:您给了我最重要的东西。

我在您的怀抱里夺取了知识,在您的怀抱里产生了对科学的热爱。知识给了我力量。我决心把自己的一生献给祖国的科学事业。母校,您鼓励我、支持我的志愿,并且教育我要不怕困难披荆斩棘地努力进取。

愿您更健康,更美丽。一中,请接受儿子的祝福吧。”

对于我告别母校的作文,王晓岑老师在评语里中肯地指出了内容和写作方面的优缺点之后,还写道:

“我对你各方面的学习都是满意的,特别是你的独立思考,你对问题的认识。但最后给你提一个希望,就是在写作方面还要多下一点工夫,这对你将来在科学方面的研究,是必不可少的。”

平日和王老师的接触不多,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位不苟言笑的梗直长者,对中国古文学有很高造诣的饱学之士。他在课堂教学中展现的学者风范,对文学对人事深入和独到的观察和评论,对于我后来的为学与为人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大学阶段像王老师那样深刻地影响过我的老师几乎没有,而在一中这样的老师却不少,这是我对母校一中有特殊感情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离别母校后,我们同我们的国家一起既经历过困苦和艰辛,也体味到民族复兴的喜悦与光荣。母校和老师的教育、爱护和期待始终伴随着我们,支持我们在曲折的人生途程中,坚持正直为人,坚持责任、理想和对真理的追求。今天,对于多已离去的当年师长,我们满怀着对他们尊敬和怀念;对于母校,我们衷心地希望她永远年青,永远是那个培养和爱护肩负天下兴亡的青年一代的朝气勃勃的一中。同半个世纪前离别母校的时候一样,我们愿您更健康,更美丽。一中,请接受儿子的祝福吧。

 

 

录入:陈苏 | 阅读:

学校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沙南街2号 邮编:400030 电话:023-65303495  65307121(教育咨询)



设计维护:重庆一中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备案号:
渝ICP备11004281号

.


Powered by iwms 5.3

重庆第一中学校友会


重庆一中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