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鹊虹:眼前的荒凉,你可曾看见?
[日期:2017-12-18] 来源:新闻中心  作者:周鹊虹 [字体: ]

眼前的荒凉,你可曾看见?

走过学校的荷花池,看到的是满眼的荒凉。荷叶已经干枯,在萧瑟的秋风中透着一股颓败而衰残的倔强,在与时间与光阴的搏斗中,只留下萧索而灰暗的旗帜。

叶杆被这秋意剥夺了最后的生机,东倒西歪的如同战后散乱的长枪,有的已然折断,那擎着的残败的旗帜彻底堕落在深秋寒冷的淤泥里。或许还有几只幸存的莲蓬,被季节抽干了水分,骸骨透着无尽的荒凉。水底布满了浮萍,绿得让人心慌,水的影子也沉默在这片绿的底色里。

荷塘没有了虫唱,没有了蛙鸣,连那几只轻浮的小雀也藏到宿舍旁边茂密的榕树林去了,原来在荷塘边读书的同学们,也宁愿到树林和草地上去享受那难得的阳光,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厌弃了这衰朽的天地。

 


时间的弦绷得如此的紧,才几个月的光景,雕琢了怎样的变迁?

两三个月前,这里是多么绿意盎然的世界:碧绿的莲杆挺拔苍翠,在肥沃荷塘的润泽下,透着年轻才有的活力与自信;硕大的荷叶,在夏日的阳光雨露中,饱尝着天地的恩泽,把这校园的一角渲染得苍翠宜人,荷叶的清香弥漫了半个校园;当然还有那娇嫩得滴水的鲜艳花朵,恣意的展示着无与伦比的美,就连莲蓬,也饱含着鼓胀胀的热情。

白天蜂蝶相戏,鸟语花香,树影婆娑,香气袭人;晚上蛙声起伏,夏蝉鸣唱,明月相伴,清风徐来。夏日里,这方小小的荷塘,从来不缺流连忘返的慕名者,不缺长枪短炮的摄影师,不缺咿呀读书的年轻学子。

 


曾经布置作业,让学生写秋天的荷塘,他们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要写那么荒凉的地方?于是让他们去看,回来后说很多学生说,太不好看了,没有什么好写的。但有的学生开始有些感触,有了欢欣与孤寂的一些思考,有些时间与人生的体悟,于是写出了一些很深刻的文字。

现实中,似乎都在有意的回避和屏蔽生活与生命中的荒凉。南方的城市里,已经很难看到秋天的衰败了。人们小心翼翼的挑选各种经冬不调的花草树木,那些落叶后只留下枯干枝条的树木逐步被我们剔除出视野。盆栽或园林中种植的草本花卉,当快要凋零的时候,立刻换上新的品种,把那些枯败的迅速藏到人们看不见的角落。

 

 

重庆春天的黄桷树落叶时间仅仅是短短的一周,但重庆人民对待这场落叶却如临大敌,做清洁的工人很早就起来,把落叶扫得干干净净,连草丛里的落叶也用有长长竹尖的笤帚清理出来,然后用箩筐、用垃圾车迅速的运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去。

人们晨起的时候,看到的是洁净的道路和整洁的草地。很快,可爱的新叶就长出来了。人们才如释重负,仿佛经历了一场世事的轮回。眼前的荒凉,成为我们视野的禁忌,已经被无情的驱逐。

放眼我们的生活,何尝不是如此。谈话中,人们小心的呵护着自己和别人生活生命中的孤寂与荒凉,将种种不快深深的掩藏在微笑的背后,生活难免不如意,生活的孤寂可能会随时发生,但绝不会放到眼前,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网络时代,自媒体的各种表达,我们能看到各种晒幸福、晒美食、晒恩爱的,却不知屏幕的背后掩藏着多少荒芜、孤寂、愁苦的灵魂。眼前的荒凉,在生命中悄然存在,但我们不曾看见。

枯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的残荷并非不入人眼。明末清初八大山人朱耷就特别喜欢画残荷,可谓荒凉圣手。朱耷没有去画传统的绘画中喜欢表现的明媚山水、洒脱平和,而是选择画残山剩水、老树枯枝、振翅孤鸟、干涸池塘、挺立残荷。在他的画作里,简单水墨的勾画点染,大片的留白,满幅都是萧索不尽的味道,荒凉浸透了他的作品。 

 

 

郁达夫在《孤独的秋》里,极力表现故都北平那清、静、悲凉的秋,他满怀深情的写着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在日本京都,有一个奈良年代天平年间(公元729-749年)修建的古刹——西芳寺,这个寺庙有着昂贵的门票和繁琐的预约、参观手续,但是仍然吸引着很多日本人前去参观,参观的对象就是寺内生长的厚厚的青苔,这种在平常我们不经意、代表着生命沉寂与荒凉的东西,成为参观者寻找感悟时间变迁、体悟生命价值的别样灵物。

 

 

前几年有一部电影《头脑特攻队》,将人的情绪、潜意识、思维、人格等十分抽象的东西简单有趣地表现出来。电影开始,代表悲伤的Sad一直是被排斥的,主导一切的是代表快乐的Joy,但最后他们都意识到了,如果抛弃了Sad,单凭快乐的情绪是不能解决复杂的人生困境的。

任何理解人生不易的人都需要悲伤来进行转变。悲伤也是一种潜在的强大力量,它可以让人从麻木中抽离出来,用最刻骨铭心的方式去重新感受。悲伤是个体重新认识自我,认识世界的契机。如果没有了悲伤,快乐又有什么意义?如果没有了荒凉,繁华又有了什么意义?

孤单衰败的落叶,意义不在悼念昨日,也不是为了明日新芽的孕育和准备。它本身就是生命的荒凉,真实摆放在你我的眼前,只是你满眼繁华,不愿再眷顾罢了。

人生的繁华和荒凉,热闹和孤寂,欢欣与落寞,都是必然。那些荒凉与忧伤,从未远离,和那些欢欣快乐一样,也是生命底蕴里别样的色彩和味道。当荒凉到来,与其逃避、拒绝、屏蔽,不如勇敢的去面对,去拥抱,去欣赏。

 

录入:陈苏 | 阅读:

学校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沙南街2号 邮编:400030 电话:023-65303495  65307121(教育咨询)



设计维护:重庆一中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备案号:
渝ICP备11004281号

.


Powered by iwms 5.3

重庆一中微信公众号


重庆第一中学校友会